顶级企业里的华人众生相

顶级企业里的华人众生相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9-09-25 * 浏览 : 0

□ [美]黄征宇

顶级企业里的华人比例并不低,尤其是在加州硅谷,但高比例并不代表华裔有很高的地位。相反,顶级企业里的华人,一方面只注重个体优秀,缺乏组织性和互助精神;另一方面不习惯为自己的利益站出来发声和抗争,整体表现远远落后于其他少数族裔。

英特尔公司的华人前高管虞有澄,曾是英特尔里职位最高的华人,深得CEO格鲁夫的青睐,负责管理所有的处理器事业部,这是英特尔最核心的业务。

 

一次,英特尔的奔腾芯片出现严重缺陷,造成“奔腾处理器浮点除错误”。格鲁夫召回所有芯片并重新设计,为此付出了5亿美元的代价。作为主要负责人,虞有澄被迅速调离,转到不受重视的光纤业务部,直到退休。

我曾问他:“你对华人员工的发展有什么看法?”他回答我:“这个啊,你自己好好工作就是了。”显然,他并不打算和一个新人分享他的经验。

很多华人员工个人能力很强,他们升职了,会认为那完全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很少会想到去帮一下华人同事。不但如此,有些人甚至还会忌惮那些和他一样有能力的华人,故意不让他们升迁。但人总有犯错的时候,平时若没有建立一个很好的互助网络,危难之时没有人能施以援手,很快就会跌下舞台。

很多华人对自己的评价是,我比较内敛,不太会为自己争取利益。在美国,最善于为自己争取利益的是黑人和女性。他们在高科技从业人员中占比很小,却不停地在媒体或公众场合发声,抱怨高科技企业的歧视和不公。

客观来说,在理工科方面,黑人或女性并不占据先天优势,可由于他们长期地、大声地为自己争取权益,很多企业不得不做出调整,按一定比例招收黑人或女性员工。美国一些大型企业的董事会上一定会有一名黑人董事,也总会有一名女性董事。这就是他们不断为自己争取权益的结果。

硅谷有句名言:硅谷是在印度人和中国人的背上建立起来的。可是在硅谷,除了杨致远作为创始人创办的雅虎外,美国大型高科技企业里没有一名华人CEO,微软和奥多比公司的CEO是印度人,百事可乐的CEO也是一位印度女性。这是为什么呢?

美国公司里的华人员工在社交时会划分很小的派系,比如台湾人是一派,香港人是一派;北方人是一派,南方人是一派;老移民是一派,新移民是一派。华人在美国本来就是少数派,这么小的圈子里,还要人为地分成这么多派系,各个派系之间还没有太多往来。

这很可能是华人在海外企业中成为精英领袖的一个障碍。每个人都需要培养自己的专业能力和业务能力,但单打独斗在哪里都是行不通的。

印度人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他们非常团结,喜欢互帮互助,很有凝聚力。如果一个公司有一个印度高管,几乎可以肯定,他下面一定有几个同为印度人的心腹。印度人还非常善于在企业内部将信息流转起来。比如,公司一有好的职位发布,很多印度人便会互相转告,让自己的同胞在第一时间知道;公司内部有一些新变化,他们也会马上互通信息。英特尔内部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如果你请了一位印度管理人,他可能会把整个村子都带来。”

我后来也有机会去印度居住和工作,我发现印度的每个邦就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有着不同的语言、种族或信仰,派别非常多且杂乱,也会经常发生冲突。但神奇的是,这些印度人到了国外之后却变得非常团结,一群人的表现就像一个人一样。

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华人能意识到这个差距,用最有力的方法在美国大企业里崛起。

(摘自《征途美国》中信出版集团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