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蹒跚的日本 社会难题:少子化

步履蹒跚的日本 社会难题:少子化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9-03-13 * 浏览 : 0
步履蹒跚的日本 社会难题:少子化
  
         尽管日本制定了诸多惠民政策鼓励人口生育,但少子化问题已然成为日本社会的顽疾,不断侵蚀着这个社会。
   近日,安倍内阁召开了第9次“人生百年时代构想”会议,围绕刺激人口增长、人才培育与缓解少子化压力提出了幼儿教育无偿化、高等教育无偿化、大学改革以及高龄者再雇用等应对策略。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日本政府就已经开始就少子化问题出台政策大纲,但在经历了泡沫经济和经济萎靡期后,少子化问题并未得到有效治理反而愈发尖锐,成为压在日本身上的一座大山。日本政府在最新布的少子化对策白皮书中指出,按现有总人口以及人口构造变化推算,至2060年日本总人口将跌破1亿大关,生产年龄人口将减至总人口数的51%。 与此同时,伴随少子化滋生的社会难题也在不断加剧,成为一副沉重的镣铐,限制着日本发展的步伐。
谁来维系日本 
  无兵可用”是少子化给日本带来的首要难题。 
   自卫队曾以稳定的收入,安全舒适的工作环境等多种诱人条件,受年轻人所追捧,一度成为日本高中生毕业就职首选,但随着安倍政府修改安保法案及少子化的加剧,日本年轻人开始无意加入自卫队。其父母也认为若要冒着生命危险在自卫队服役,并不支持这种行为。 
   为解决少子化所带来的“兵荒”,日本防卫省采取了诸多手段,但现实却十分“骨感”。自卫队员不足的情况并没有得到大的改善,反而因此致使日本政府在应对灾害突发事件时显得捉襟见肘。2018年7月初,日本西部地区受台风天气影响,引发了一系列自然灾害。在整个抗灾救援活动中,日本自卫队曾一度因人手不足而面向社会各界征集了300名预备役队员协助开展救援工作。
 少子化所带来的社会难题远远不止如此,它宛如玻璃上的一道裂缝,正在日本社会中蔓延开来。 
  高昂的育儿成本使普通日本家庭在面对生育和育养时望而却步。低出生率所带来的“无子可教”,使幼儿园、保育院无法招收所需适龄生源,进而导致中学、高中适龄生源的锐减。为维持办学体系与教育规模,幼儿园、保育院、中学、高中不得不开展“轰轰烈烈”的裁员与合并活动。通过削减教育工作者数量与重组整合苟延残喘,维系早已不堪重负的基础教育。 
  基础教育的崩坏又导致了高等教育体系的萎缩,最终祸及整个日本的人才培养体系。据日本大学入学考试中心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参加大学入学考试的人数仅为554212人,在大学毕业后选择继续攻读硕士和博士的大学生近年也在持续减少。 
  除人才培养之外,服务行业从业人口不足及其高龄化,也是日本社会面临的另一重大难题。据日本经济产业省数据显示,日本的GDP七成来源于服务业,其从业人口也占据了日本从业人口的70%。少子化不断加剧,诱使为数不多的青年劳动力大部分都流向了东京、大阪等一线城市,用于填补该城市的服务业空缺,这一趋势又最终恶化了地方服务业市场。由于高龄人口的增长,年轻劳动力的社会负担逐渐加重,入不敷出的青年劳动人口已无法满足维持地方经济运转的需求,使得许多已经退休或即将到达退休年龄的高龄人口不得不开始寻找“就职第二春”,以期在减轻年轻人负担的同时,也尽量维持自身生计及当地经济的运转。 
  仅从出租车司机的从业年限来看,日本全国平均从业年龄为58岁,而高知县的出租车司机平均年龄已经高达64.9岁,即便是平均年龄最为年轻的山形县也为53岁。许多日本人都选择在即将到达退休年龄时转行做出租车司机,而且出租车公司的员工一般以70岁以上的人居多。除高龄人口的自发行为外,地方政府也采取逐步放宽从业年龄限制等措施,规定出租车司机原则上通过测试后,80岁仍可就职,且鼓励女性也从事该职种。 
  由于适龄劳动人口向东京等大城市汇集,使得日本各地开始出现空巢老人。他们大多行动不便,生活难以自理,只能依靠养老保险维持生计,而少子化影响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长的同时,也间接削减了政府对医疗保险的投入力度,使得许多空巢老人在身体出现问题后放弃进入医院治疗,选择进入老人看护之家等高龄人口看护设施进行消极疗养。 
  2005年日本老人在设施内去世的人数仅为30624人,而截至2016年这一数字已激增至120780人。同时大量的空巢老人涌入看护设施,导致护理工作者不堪重负,此外,被扩大的护理人材市场,使得从事护理工作的人员素质出现严重下滑,这一连串的矛盾激化,最终导致日本多地在不同时间内接连发生了护工故意杀害老人的案件。 
  2014年11月至12月间,川崎老人之家连续发生了三起老人坠亡事件,2015年神奈川警方取证调查后,认定这是一起恶意连环杀人案,将嫌疑人逮捕后移交至横滨地方检察院,翌年,检方以故意杀人罪将犯罪嫌疑人起诉至横滨地方法院。尽管横滨地方法院于2018年3月作出判决,认定被告嫌疑人因护理压力过大故意杀害老人,请求执行死刑,但被告及其辩护人不服一审判决于同日向东京高等法院起诉,至今未有定论。
少子化:“社会癌症” 
  日本作为当今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与少子化斗争已久,但少子化如同癌细胞一般,扩散至日本整个社会,严重制约了日本社会的发展。“无兵可用,无人以继”对于今天的日本,早已不是天方夜谭,而是确实存在,并在不断恶化。 
  五年前,安倍晋三自信满满,推出旨在经济复苏的“三矢”计划,而今天,“放空三箭”的安倍政府意识到它要瞄准的不是日本不景气的经济,而是少子化送给他的“负面遗产”。为此,2018年安倍政府制定了“新三矢”计划:发展充满希望且强力持续的经济;竭力支援面向未来的儿童养育计划;强化完善让人安心且缜密的社会保障体系。但其收效如何,仍需拭目以待。
(《世界博览》2018年第16期)
下一条: 继承者李泽钜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