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天骄战车上的辉腾锡勒》徐金芳

《六月,天骄战车上的辉腾锡勒》徐金芳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8-07-23 * 浏览 : 9
《六月,天骄战车上的辉腾锡勒
 徐金芳
 
题记:2017年初夏,内蒙古江苏商会组织150多名苏商来到辉腾锡勒草原江苏籍企业家经营的“天骄战车旅游度假村”,举行夏季信息交流旅游联谊活动。辉腾锡勒,也称辉腾梁,汉语意为高冷的山梁,这里曾是北魏朝拓跋珪登临过的古战场,成吉思汗大军的军马场。所以,“天骄战车”既是历史的演绎,也是现实的存在,把辉腾锡勒放在天骄战车上,则既是真实的表达,也是诗意的浪漫。
 

清晨,我往北,翻越卓资山 
登临高冷的山粱
风不语,风车不语
没有人告诉我,六月的辉腾锡
坚守着怎样的秘密
保持着谁的尊严

黑山,科布尔,黄花沟
遍野油菜,稚嫩的手掌
恭捧着孤立的高地
我和六月之间
隔着拓跋、大汗和远古的喧哗
隔着白桦和针叶松的距离
清冷的山泉,从岁月掩埋的
九十九泉下流过
从午后索道下流过
从拥挤的孤独的顽石下流过
僵硬的脸庞上,泪水流过
远处的白毡房,牧草隐匿着小路
无名的花蕾,有名的花蕾
会再一次为我温柔地打开吗

是什么样的土音在草原上流行
是什么样的雨水触动大地的魂灵
六月的白银河已无暇猜测你暗恋的心思
她有春的经历,秋的向往
她已经在三月怀上阴山的孩子
你在大雪之夜未能得到的
初夏,更无法抵达
       
看,高空的巨扇,一点一点
一点一点转动开来
这接收天音的天线
将传回远走千年的影像
这白色钢铁的苏勒德
如神,挺立于天骄战车上
万鸟高遁,万鸟回返
马群裹挟黄昏的乱云
一切才刚刚开始呀
一切会慢慢到来
晚风中传寄的
不是你我的体温
(2017.6.3.)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