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崇拜限制了人类想象力——评《GDP简史:从国家奖牌帮到众矢之的》

GDP崇拜限制了人类想象力——评《GDP简史:从国家奖牌帮到众矢之的》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8-07-23 * 浏览 : 7
GDP崇拜限制了人类想象力
——评《GDP简史:从国家奖牌帮到众矢之的》
    以GDP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几乎成为“普遍真理”,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免俗。然而,GDP真的能完全代表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发展水平吗?似乎并非如此。一些GDP增长迅速的国家,依然出现了严重的社会问题,“经济过热”可能会让一个国家翻车。
 
   突尼斯在出现动荡之前,曾经是北非经济增长的“模范生”,但是,在一个小贩自焚之后,社会陷入全面震荡,甚至引发了21世纪第二个十年里最大的地区震荡,即“阿拉伯之春”。GDP增长的“模范生”,怎么会成为一个“失败”国家呢?是突尼斯出了问题,还是GDP出了问题?当然是GDP,这种非常简单、程式化的衡量标准,已经失去了衡量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的能力。
    2014年2月,《人民日报》发表《全面认识GDP 告别害人的GDP崇拜》,提出GDP不能完全反映经济活动的总量,不能准确反映经济活动的质量和效益、经济结构、社会分配和民生改善,“不能把GDP增长简单等同于发展。搞GDP崇拜在现实生活中害莫大焉,不利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可谓对GDP崇拜症的一记警钟。
   那么,GDP到底是什么?它又经历了怎样的演变过程呢?英国科学作家伊桑·马苏德的《GDP简史:从国家奖牌榜到众矢之的》一书,提供了一段关于GDP的历史公案。GDP这个概念的“敌人”不少,但到现在为止都没人真正战胜过它,对GDP的过度依赖,与其说是这个概念有强大的生命力,莫不如说是人类在智力上的怠惰。
   GDP到底重要吗?
    如果你问,GDP重要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如果GDP搞不上去,很难在大选中获胜。当年老布什总统打了一场海湾战争,挟胜利而归,但是在1992年的总统大选中,硬生生地被克林顿拉下马来,克林顿的那句竞选口号“笨蛋,重要的是经济”已经成为全世界对GDP依赖的注脚。现在各国的政要们都知道,要想在大选中获胜,就必须把GDP搞上去。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是要把GDP搞上去,而当今世界大国之间的竞争,进一步简化为GDP的竞争。如果说GDP不重要,显然脱离实际。
GDP到底是什么?很少有人关心。马苏德说,GDP就是六个符号,C代表消费者支出,I代表企业支出,G代表政府支出,X代表公司卖给国外客户的东西,M代表从国外卖家买到的东西,C+I+G+(X-M)就是GDP。
   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简化为一个公式,当然,具体的统计比较复杂,但这里面几乎没有考虑到每个国民的生活状态,因此,就出现了突尼斯这样的例子——GDP增长良好,但不代表该国经济社会处在良性发展状态。吊诡的是,当年GDP的出现是为了救民众于水火,只不过到今天,它与人民生活水平和状态已经相去甚远。
   GDP是20世纪的伟大发明,有了GDP,各国经济在不到一个世纪中增加了数倍。马苏德说,  “在西蒙·库兹涅茨就1932年美国国民收入所作的报告问世之前,西方国家政府对这方面的信息了解甚少。”不错,GDP的概念始于西蒙·库兹涅茨在1934年1月4日提交给美国参议院的《国民收入报告(1929-1932)》。
   1929年大萧条发生之后,各国经济陷入混乱之中,但是各国政府,包括美国在内,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两眼一抹黑,失业率暴增。拯救经济的前提,是对经济状况有所了解,美国政府委托年轻的经济学家西蒙·库兹涅茨调查美国的经济状况,当时的条件非常差,库兹涅茨带领研究小组深入厂矿之间,做记录,然后邮寄到华盛顿的商务部,进行检查和修改。就这样,经过一年多时间出版了研究报告,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同时,也建立了GDP的核算体系。
   其实,关于GDP的核算方式是存在竞争的。西蒙·库兹涅茨反对将政府开支纳入GDP,在他看来,政府开支只是重新分配了已有的资源,并没有创造出新的财富。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军费开支猛增,那么,备战而展开的生产算不算财富呢?如果政府开支不能算GDP的话,对政府也是不小的约束。
   库兹涅茨在进行GDP研究的时候发现,到1932年私人消费和企业投资为主体的GDP缩水将近一半,而政府开支不减反升。库兹涅茨虽然是因接受政府委托的研究课题而“发明”了GDP,但是,他反对将政府作为GDP的贡献者,最终与政府分道扬镳。而大西洋彼岸的凯恩斯要“活络”得多,也是从他的经济学主张出发,如果需求不够,政府就要创造需求,尤其是政府举债的形式进行刺激,那么政府的支出当然应该算GDP的一部分。
   1944年美国、加拿大和英国还特意举行会议,讨论政府开支算不算是GDP的一部分,奇怪的是,库兹涅茨并没有被邀请出席,与会代表一致同意了凯恩斯的定义。战后,美国开始援助欧洲,也就是马歇尔计划,为了使这一计划能够取得像美国“新政”一样的效果,美国需要了解欧洲各国的发展水平。方法就是统计各国GDP,从此,GDP成为国家经济繁荣的代名词。
   欧洲各国为了获得美国的援助,必须要向美国展示援助的效果,GDP也应该每年都在增长才行,而政府开支和公众消费是容易增加的,于是欧洲各国发现经济中的公有成分越来越多,经济繁荣越来越等同于国家富强。GDP这一概念就被发达经济体普遍接受,也就变成了一种神话。GDP崇拜并非一国一地之事,二战后,新兴国家涌现,获得了政治独立,但是在经济发展上,还是逐渐接受了GDP概念,因此,GDP变成举世认可的经济发展指标。
    一场对GDP的战争
   虽然,凯恩斯的概念被普遍接受,但是他对于经济学过度数学化一直持批判态度。在去世之前,他还建议皇家统计学会不要批准统计学的新认证奖项。但是,GDP现在已经不可避免地被简化和数学化。各国、各级政府乃至联合国,都有相关机构在推动GDP测算体系的“科学化”,遗憾的是,美国的GDP已经接近20万亿美元,但是,美国人收入的中位数在过去20年却几乎没有增长,也因此,才有了特朗普这样的总统上台。
   GDP只是计算了经济活动的流量,至于经济活动的内容并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最先对GDP这一概念发起挑战的是巴基斯坦人哈克,他曾经是以GDP为核心的主流经济学的拥趸,也是巴基斯坦战后经济发展的设计者。在其主导下,巴基斯坦经济增速一度成为发展中国家的典范,但是GDP增长带来越来越多的问题,经济发展不平衡、阶层分化。
   哈克在1968年4月的一次大会上称,仅仅22个家族掌握了全国66%的工业公司、79%的保险资金,以及80%以上的上市银行。作为政府的首席经济学家,哈克“22个家族”的说法,成为经济发展失衡的代名词。显然,GDP并不能衡量经济发展的质量,哈克也提出,如果穷人不能分享发展成果,社会就有非暴力反抗的权利。
   哈克后来供职于世界银行、联合国计划开发署,尤其是在后者供职期间,与印度裔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一起开发了“人类发展指数”。这一指数被森认为与GDP一样庸俗,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提出并发展了这一指数,将人口寿命、识字率、成人人均收入,甚至政治自由指数都纳入其中,1990年发布各国人类发展指数的时候,还是带来了很大的轰动。
只不过,在这一指数的排名中,美国排名并不理想,加上哈克本人来自发展中国家,对于环保并不是很在意,与环保团体意见不合。更重要的是,人类发展指数与GDP的衡量标准正面冲撞,要改变GDP背后的各种机构和利益集团并不容易,因此,人类发展指数虽然是更好、更积极的衡量方式,但却没有取代GDP。
   除了人类发展指数之外,不丹的“国民幸福指数”也是重要指标,但是这个人口只有75万的山地小国的做法,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变成全球标准,也受到很多质疑。不过,至少在各国追求GDP的时候,还有个“世外桃源”循着自己的思路在发展。
国民幸福指数本身就是对GDP的超越,在这个指数中,GDP的统计数据没有意义,而它所在意的,比如人际关系、生活工作环境等,与投资、消费并没有直接联系。更重要的是,国民幸福指数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即一个人的幸福感是不是来自物质的满足,或者说消费主义是不是正常的。而GDP主义中本身就内含着消费主义的假定,人不仅是劳动者,也是消费者。
   对GDP真正构成挑战的是环保主义思想,从联合国环境大会召开以来,各国成立了自己的环保部门,虽然环保部长不是内阁核心成员,却也是不可忽视的一员。绿色GDP的概念本身意味着,生态环境需要成为GDP的一部分。已经有经济学家测算,全球生态系统的产品和服务总值相当于33万亿美元,牺牲了生态环境,即便有了GDP的增长,那也是一时的。
虽然测算环境的价值并不一定科学,但工业化、城市化带来了一个人造世界,“人定胜天”的观点通过现代技术无限放大,带来的结果则是系统风险的增加,打乱了环境系统内在的运行逻辑。我们看到现代社会几乎面临着一个困境,青山绿水不再,干净的水、空气和食品几乎成为奢侈品。
   随着现代经济的发展,GDP的“敌人”越来越多,但有意思的是,现在还没有哪一个指标能够完全取代GDP。马苏德也注意到,要改变对GDP这一指标的单一依赖,也要关注到大国竞争的因素。如果GDP不是衡量大国力量的核心指标,那靠什么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实力呢?GDP最初的产生,是因为要挽救经济就需要了解自身的状况。随后,GDP也“异化”为国力的核心指标,甚至是唯一指标。
    GDP呈现了一个经济世界,也限制了人类的想象力,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官员成为GDP的俘虏。要突破GDP的束缚,首要的是革新思维。对GDP的批判是人类思维进步、自我超越的关键一步,只要已经成为众矢之的的GDP依然扮演着国家奖牌榜的角色,对GDP的研究和批判就是未竟的事业。
                                摘自《凤凰周刊》2017第14期总615期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