锈带:美欧老工业基地的衰落与复兴

锈带:美欧老工业基地的衰落与复兴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8-07-13 * 浏览 : 10
 
锈带:美欧老工业基地的衰落与复兴
    你听说过“锈带”这个名词吗?“锈带”是指那些曾经辉煌过的老工业重镇,随着传统产业的逐渐衰落,城市也跟着逐渐衰落了。于是人们给这些衰退的老工业地区起了一个形象的名字:“锈带”——一个生锈的地带。然而,随着新技术革命的推进,一些“锈带”城市又因创新转型和再工业化而浴火重生,重新走向了繁荣和复兴。小编在这里介绍几个“锈带”重振的例子,也许能为中国企业家的投资和发展提供某些借鉴与启示。
   “锈带”的辉煌与衰落
    在美国,铁锈地带主要指东北部和五大湖区周围,主要包括威斯康辛、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俄亥俄、伊利诺伊、印第安纳和纽约州,底特律、匹兹堡、克利夫兰和芝加哥等工业重镇分布其中。
这里见证了美国崛起为全球头号工业强国的历史。在最鼎盛的上世纪五十年代,这里一度占据美国45%以上的经济总量,50%以上的产业工人。
二战后,这一工业地带却逐渐进入衰退期,工厂大量倒闭,闲置的厂房设备锈迹斑斑。目前只有全美经济总量的25%。
底特律在法语中是海峡的意思,这里控扼五大湖航道咽喉。19世纪末的底特律很像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硅谷。许多创新者从事的是同一个新兴行业——汽车。
那时,似乎底特律的每一个街道角落里都有一位崭露头角的汽车天才。福特、兰塞姆·奥兹、道奇兄弟、大卫·邓巴·别克和菲舍尔兄弟都来到了这座汽车城。
底特律由此崛起为美国汽车之都。
   但是,福特的大获成功也埋下了后遗症——底特律的逐渐衰落。大规模量产的结果是这座城市只剩下一个产业、几家大企业。
    底特律已经不再是创新者的温床。
    站在底特律的艾尔姆赫斯特大街和罗莎·帕克斯林荫大道交界处,仿佛置身切尔诺贝利的废墟,这里是相当于纽约第五大道的市中心。附近大部分土地闲置,曾经建有公寓和商场的土地上长满了杂草。城里是大片被遗弃的房屋,如同鬼城一般。
   在1950-2008年间,底特律的人口下降了100万人以上,占其人口总量的58%。今天,1/3的底特律市民处于贫困。当地人均收入相当于美国平均水平的一半。2009年,底特律的失业率高达25%,高出全国平均水平2.5倍。2008年,底特律的自杀率为美国最高,比纽约市高出10倍以上。
    2013年7月,底特律市政府因负债超过180亿美元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迄今为止申请破产保护的最大城市。
    根据美国理财和信用公司WalletHub的最新统计,底特律目前仍是美国最难找工作的城市。
    宾夕法尼亚州的匹兹堡也曾经是美国的“钢都”,在巅峰时期,其生产了全世界50%以上的钢铁,卡内基钢铁公司总部就设在匹兹堡。匹兹堡的衰落始于1950年代开始的严重污染。当地白天开车都需要开灯照明,被称为“燃烧中的黑锅”,是美国肺结核病高发区,成为名副其实的“烟雾之城”。
   “1966年,匹兹堡钢铁厂倒闭潮正式开始,制造业岗位从1956年的35.4万个降为1971年的24.9万个,损失26.8%。此后30年间,匹兹堡城市人口流失了一半。”
    在欧洲,德国的工业心脏鲁尔区集聚了采煤、钢铁、煤化工、重型机械等部门。“从19世纪中叶开始,此后的100多年中,其煤炭产量始终占全国80%以上,钢产量占70%以上。但是由于进口煤、石油、塑料、海外新兴钢铁等一波波冲击着鲁尔区,当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经济衰退、失业增加。
1957-1972年,鲁尔区采矿业人数从47万人锐降至17万人,降幅达63.8%;上世纪70年代钢铁危机后,1976-1987年,钢铁从业人数由14.3万人下降到8.2万人,降幅为42.7%。鲁尔区的总人口则由1961年的567.4万人减少到1987年的525.7万人。
  “锈带”的复兴
近年来,伴随美国能源成本大降、美国政府的再工业化政策,以及新兴市场成本升高等,一些锈带州又活跃起来。
    1990年代初期,匹兹堡明确提出产业多元化与全面产业转型,大力发展高新技术、教育、医疗、文化和服务业,增强城市吸引力和竞争力。
    该市近10所大学发挥了关键作用,特别是匹兹堡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它们所集聚的人才与创新能力引领匹兹堡产业更新。匹兹堡大学医学院引领其生物、医药、医疗产业;卡内基·梅隆大学则是美国自动化与机器人研究中心。如今的匹兹堡已经是全美绿化率最高、连续多年被《福布斯》评为全美最清洁城市。教育、旅游、服务业、医疗和机器人等高新产业栖息于此,这里已看不到曾经的烟囱林立,钢铁生产商转型为钢铁关键技术与服务的提供商,只有256米高的美国钢铁大厦依然矗立。
    2009年,匹兹堡成功举办了G20首次峰会。
        中国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在美国俄亥俄州投资6亿美元建成的工厂新近投产,这是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雇佣当地工人2000多人。这家工厂原址曾是通用汽车的工厂,金融危机后,通用关闭了这座工厂,此后一直闲置,直到2014年3月被福耀买下。
   “在这间工厂,他赌上了自己的遗产,以及美国铁锈地带的未来。”这是《华盛顿邮报》一篇报道的开头。
    汽车城底特律似乎也因此看到了曙光。
    许多研究机构表示,自动驾驶汽车有望成为人工智能技术的首要展台,2030年将得到广泛运用。在自动驾驶技术上,底特律与硅谷有一拼,尤其考虑到其产业基础、低廉的居住生活成本、大批的理工科人才,以及密歇根大学的科研实力。
    如今,硅谷巨头纷纷在底特律设立研发中心。底特律汽车“三巨头”也加紧研究自动驾驶汽车。优步全球汽车项目副总裁Sherif Marakby在采访中表示,“我们将在底特律实现大规模的高科技汽车工业。”
    在欧洲,1984年以前,鲁尔区一直试图维持传统的产业结构,即“再工业化”。连年的“输血”后,鲁尔区依旧在衰退。这之后,鲁尔区彻底转向“新工业化”战略,重点发展以未来为导向的新经济,侧重于创新创业和科技研发转化。
    从1962年开始,波鸿、多特蒙德等地陆续建立大学,目前鲁尔区共有6所综合性大学和10所应用技术大学,学生总数超过24万人,是欧洲大学密度最大的工业区。全区有30多个技术中心,600多个致力于新技术的公司。此外,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为经济转型培养出大量高素质的产业工人。
    渐渐地,新兴企业遍及鲁尔区,其中大部分是技术精良的中小企业,并且行业繁多,包括汽车、电子、生物以及服装、食品等,服务业得到了极大发展。
    与此同时,传统的钢铁业则经历数十年的压减产能和向特种钢、高端钢转型。
   “目前,鲁尔区失业率明显下降,人均收入水平与德国平均水平相当,已经由传统煤炭和钢铁生产基地,发展成为以高新技术和服务业为引领,多行业协调发展的综合经济区。”
    结构调整、生态与文化修复、空间再造等都需要巨额投资,鲁尔区的资金来源比较广泛,有欧盟、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市政府的专项资金,还有私人投资。20世纪80年代工业园建设初期,政府投资1亿马克,就可以吸引5亿-10亿马克的私人投资。
    鲁尔区所在的北威州还较早建立了“地产基金”,即州政府(象征性地)买下已被废弃的厂房、矿山和污染地,经过翻新改造后,再出租或出售给私人公司,以建立科技创新中心或发展商贸服务等,所得资金再投入到新的项目中去,滚动发展,这一办法一举多得。
    现在漫步鲁尔区,随处是工业建筑变身的博物馆、展览馆、舞蹈室、小戏院,甚至主题游乐园,还有一些是私人艺术工作室、办公楼、礼品店、咖啡馆等。一些过去用来运煤的火车铁路也改装成自行车道,每到周末都吸引许多自行车爱好者前来。
摘自《凤凰周刊》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