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未来两三年经济增速将放缓 --- 内蒙古江苏商会

李稻葵:未来两三年经济增速将放缓

李稻葵:未来两三年经济增速将放缓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10-12 * 浏览 : 38
李稻葵:未来两三年经济增速将放缓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近日表示,新一轮改革将不仅仅局限于经济领域,将是全面改革,就经济领域而言国企改革、金融改革和放开对民营经济的限制值得期待。此外,他预测,未来两三年宏观经济增速将放缓。
  李稻葵是在参加《中外管理》主办的“第22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时作出上述表示的。
  李稻葵指出,这一轮改革将不仅仅局限于经济领域,它还将涉及法治体制、政府行政管理体制、教育与科技管理体制、社会管理体制等一系列与经济运行密不可分,对于缓解社会矛盾至关重要的领域。
  三方面改革值得期待
  “就经济领域而言,若干重大的改革措施值得期待。”
  一是国有企业改革。“我预期会有一些重要改革的原则、一些大的方针推出。”国有企业经过上个世纪末的整顿和改革,已经呈现出运行相对良好的局面,利润总体上讲并不差,但问题出在整体效率并没有真正提高。国有企业的机会成本很大程度上是民营企业的禁入,因此,国有企业本身利润水平的高低并不能完全证明国企经营的好坏。值得期待的是,这一轮改革的重点将是落实混合所有制,将国有经济与国有企业分开,国家将不直接插手国有企业经营。
  二是金融体系改革。金融体系经过上一轮的改革,已经脱离了商业银行资不抵债、技术性破产的困境,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局面。但问题在于,商业银行仍然在金融体系中占大头,而商业银行的规模过分庞大,导致其利润过高、大型银行挤占了相应金融机构的发展空间,也带来了金融机构对于中小型企业扶持、资助不力的不良局面。值得期待的是,随着国家打开民营经济进入金融体系的大门,大量民间投资的金融机构将像雨后春笋一样涌现。
  三是进一步放开对民营经济的限制。当前,民营经济体拥有大量的资金,却找不到合适的实体经济投资方向。这一轮改革将从本质上大规模放松行政审批的限制,让民营经济自己投资、自己负责。民营经济进入大型制造业、公共服务投资领域,进入之前属于垄断的石油勘探、页岩气等部门的限制将会大规模放松。
  未来两三年经济增速底线是7%
  李稻葵还对未来宏观经济形势作出了判断。
  第一,未来两三年宏观经济增速会低于未来十年宏观经济的自然增长规律,如果说未来十年自然规律是7 .7%或者7.6%的话,未来三年会低于这个水平,与今年相比,也会有一定的放缓,“7%多一点,7%是底线,而不是像以往的改革那样,一说改革马上经济就过热。”李稻葵解释说,以往的改革基本都是扩张型的,这个格局在下一轮的改革过程中可能会被打破。
  李稻葵给出自己的理由,当前中国经济运行中的一系列问题,都是在增长超高速阶段形成的一些淤积问题,这些淤积的问题需要一个调整的过程,而经济体制改革又是跟这个调整过程同步的,“比如说地方政府形成的一部分呆账,在下一轮改革中一定会和地方政府财源调整结合在一起,对地方政府进行约束。这轮改革是超越经济的,对地方政府的行为要有很多约束,对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地方的决策机制、土地的征地拍卖都会有牵动,这一系列变化都会使地方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压抑。”
  第二,中国经济结构变迁已经形成,未来两三年这个进程将会加快。“现在蓝领工人的工资增速已经超过G D P增速,企业尤其是制造业成本压力已经提高,这个趋势还会发展,”原因在于农村剩余劳动力已经基本上转移殆尽。随着制造业和服务业劳动用工成本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主要是工资收入会快于G D P增速。下一个结论就是,从2007年开始社会消费的比重上升,同时出口企业运营会越来越困难,进口企业日子会好过。
再有,随着经济增速放缓,金融领域也将发生重大变化,从前是以银行为中心,老百姓有了钱存银行,外部融资也找银行,因此银行自然变成了货币的创造者,人们都知道一个基本道理,存款产生贷款,贷款又产生存款,这个游戏链条是不断延伸的。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银行不搞贷款,搞理财产品了,理财是银行体系外的存款,把前一部分从存款中转成理财产品的话,马上银行存款少一截。
  所以,银行产生货币的机制在放缓,整个社会货币存量增长速度,今年出现了一定下滑,明年还会下滑,这不是坏事,我们呼吁多年的金融结构改革已经拉开序幕。
  第三,国际形势将会更加复杂,要高度关注来自国际的挑战。欧洲区整体经济在逐步恢复,这个恢复的过程也会带来欧元升值的压力,贸易保护主义倾向还会抬头,中国有可能成为牺牲品。新兴市场国家将出现困难,印度、印度尼西亚、巴西等国家,经济将经历长期、痛苦的经济调整期。“这些经济体过去的发展主要依靠大宗产品价格上涨,但是现在不一样,大宗物资价格已不可能恢复到过去的水平。此外,以前受美国量化宽松的影响,大量的资金从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涌向新兴市场国家,随着量化宽松逐步退出,这个趋势不可延续,未来这些国家对中国的产品需求下降。
                                摘自《江苏经济信息》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