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资本家的首户——荣氏家族(下) --- 内蒙古江苏商会

中国民族资本家的首户——荣氏家族(下)

中国民族资本家的首户——荣氏家族(下)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4-12-31 * 浏览 : 44
中国民族资本家的首户——荣氏家族(下)
    绑架疑云
    荣氏兄弟经过几十年创业,富甲天下,成为当时最大的民族资本家,然而,雄厚的资产给他们带来荣誉的同时也招来了祸害。
    1946年4月25日,已过古稀之年的荣德生在上海家中吃过早饭,和儿子荣一心、女婿唐熊源一起乘坐自己的福特轿车去总公司上班。汽车驶到一个转角的时候,突然窜出三个穿军装的人拦住汽车,挥舞着手枪对车里的人吼道:“下来!赶快下来!”
    荣德生他们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领头的一个军官取出一张红色的逮捕证,在他们面前晃了一下,荣一心看到上面盖有“第三方面军司令部”的大印,还有淞沪警备司令部二处处长毛森的签字,当时不禁惊呆了。军人们趁机把荣一心和唐熊源拉下车,那个军官大声宣布:“荣德生是经济汉奸,带他到局里走一趟!”另外两人不由分说就把荣德生拉下车,强行将他架上了早就停在旁边的小汽车里。
    三个军人立即钻进汽车,车一溜烟开走了。车走后荣一心才醒悟过来,父亲是遭到匪徒的绑票了,不禁失声大哭。细心的唐熊源告诉他,看那汽车的车牌号,是淞沪警备司令部的车。他们立即赶到淞沪警备司令部,谁知人家说没有这等事。
    荣德生坐在绑匪的车中,意识到被绑架了。汽车开到一条小河边,那有一条已经预备好的小船。荣德生被人塞到狭窄的船舱中,不准活动,不准吃喝,他只得蜷缩在船舱中,直到第二天晚上才把他架出小船,送到上海火车南站的货站,随后匪徒们把他带到曹家渡老公益里的一扇石门前,荣德生被推进门去,关在一个四面无窗、漆黑一团的小屋里。
整整受了两天惊吓的荣德生,这时才可以喝到水、吃到饭,他这会儿才稍稍安心,看来匪徒们不是要他的性命。
    大实业家荣德生被绑架的消息引起了全国的关注,蒋介石得知后,极为震怒,觉得上海接二连三发生绑架,政府的威信何在?于是命令上海当局限期侦破,然而上海警察局和淞沪警备司令部对破案却是毫无头绪。
    荣家为了营救荣德生四处奔走,但他们不知道匪徒的来历,也不知道荣德生的下落,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他们唯一的线索就是荣一心亲眼见到的逮捕证上“第三方面军司令部”的大印和毛森的签字,然而这都是惹不起的主儿,人家根本不认账,荣家对他们毫无办法。
    荣德生被绑匪们关在小黑屋里,要求他拿100万美元才放他回去,这可把荣德生吓了一大跳,100万美元!绑匪们恐吓他,交不出钱就要“撕票”,荣德生听得心惊胆战。
    接下来绑匪就给荣氏企业申新厂打电话,索要100万美元的赎金。荣家兄弟们本来寄希望于警方破案,但警察那边没有一点儿动静,希望渺茫,看来只有靠自己了,他们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出荣氏企业的开创人。但是,100万美元不是个小数目,一时间还凑不到。
    经过和绑匪反复讨价还价,最后,绑匪同意将赎金降到50万美元。荣德生的儿子荣尔仁接受了绑匪的条件,只得在市场上高价收购美元,好不容易凑足了50万美元。荣家人最后终于以50万美元的赎金赎回了荣德生,令人不解的是最后的赎金竟然是由淞沪警备司令部的汽车带走的,这很让人怀疑淞沪警备司令部跟绑匪的关系。
    这桩绑架案以荣家损失50万美元而告终,但是人们仍然对这桩绑架案充满疑惑。案发过程中,留下了很多警匪勾结的痕迹:第一,绑匪怎么会有第三方面军司令部的逮捕证和毛森的签名?第二,他们怎么会用淞沪警备司令部的汽车绑架人,并且还用警备司令部的车来取赎金?第三,根据调查,他们得知绑架使用的汽车是警备司令部副官处处长王公遐的,还有他的司机来连生直接参与了绑票、移票和释票活动,但是警方却没有追究这些责任?第四,绑匪为什么会选择警备司令部的吴志刚作为谈判代表?这一系列的疑问,都把矛头指向了淞沪警备司令部,他们与这桩绑架案脱不了关系。
    淞沪警备司令部再也不能沉默了,他们不得不认真侦破这一案件,汤恩伯将毛森从无锡调到上海,主持此事,并对警备司令部和上海警察局采取保密措施。最后,警方向公众公布“荣德生绑架案的真相”:参加绑架案的绑匪有中美合作所和毛森部下的人,那辆汽车是淞沪警备司令部借来的,警备司令部人员吴志刚也是绑架案中的重要人物。
    案件侦破了,那荣家送出的50万美元赎金理应归还,可是警备司令部仅仅发还了13万美元给荣家,大部分被官方扣留,还在各个社会媒体中大肆宣扬:“全国震惊之棉纱兼面粉大王荣德生绑架案,昨日始告全部结束,赃款已为荣家领去……”荣家在破案之前,已给警备司令部和警察局各送去4万美元作为酬谢有功之人的奖金。此后,警备司令部还接二连三地跑去荣家公然索要“破案赏金”,把归还荣家的13万美元全部要走了还嫌不够!荣家只得再去高价收购十几万美元,作为“酬金”给了他们。
    荣德生原来还对国民政府抱有幻想,想通过国民政府向日本索取在战火中的损失赔偿,同时还想依靠国民政府的帮助来发展企业,但是如今却看到他们的所作所为,他彻底对国民政府失望了!
    走向低潮
    1949年,国民党政权倒台前夕,荣氏家族内部出现了大震荡,这一年也是个分水岭,荣家由此走向低潮。国民政府在前一年推行币值改革和限价政策,不久就导致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引起抢购狂潮,上海经济渐趋瘫痪。
    上海产业界人士纷纷迁资海外,寻求新的出路。1948年11月,荣宗敬的长子荣鸿元因套购外汇被国民党政府判处缓刑,后交了一百万美元才算了结,情绪一度陷入低潮,不久就将鸿丰二厂纱机及设备售与大安纱厂,他则去香港另设大元纱厂,最后远走巴西,1990年客死他乡。其弟荣鸿三、荣鸿庆和荣德生之子荣尔仁、荣研仁等也先后离开上海。
    资金的外流,致使留在内地的荣氏企业元气大伤。这让荣德生气愤不已,“生平未尝为非作恶,焉用逃往国外?”在最后关头,荣德生和荣毅仁父子经再三斟酌决定留在大陆。
    迎接解放
    时局动荡,人心惶惶,但一把年纪的荣德生还是镇定,坚持在无锡督促在战火中化为废墟的茂新一厂的复建工程。1948年4月,茂新一厂终于重新开始投入生产。当荣德生从无锡回到上海时,到处都能听到有人要离开上海,不去香港就去台湾,要么就去国外,总之没有人要留在上海,好像留在上海就要大祸临头似的。
    这时,荣德生的亲朋好友、子女侄婿也都来劝他尽快拿主意离开上海,就连荣氏企业的几位“元老”也都劝他尽快离开上海“游洋”去外国。荣德生说,过去我们办厂哪一样不受洋人的挤兑,在我们国家尚且如此,到他们洋人的国家还有好路子走吗?他摇摇头表明绝不“游洋”。
    他认为自己平时没做过坏事,何必要逃呢?亲戚朋友见他坚决不走都急了。劝他说,共产党政策是杀富济贫,对于你这样有名的大富翁会有什么好结果。
    荣德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没接触过共产党,但他见过国民党,他从自己家族的经历中感受到了国民党的种种腐败,在国民党统治下,统制、限价、劫收、戡乱,人民的生活好过了吗?他痛恨国民党政府,不愿意跟他们一起仓皇出逃。荣德生决定留下来,看看共产党到底什么样子的。
荣德生说自己创办实业是为了救国救民,一定要留下来守住自己的事业。最后,他郑重向众人宣布:“余非但决不离沪,并决不离乡,希望大家也万勿离国他往。”为了表明决心,他还在上海《新闻日报》上发表公开声明,表示绝不出国,绝不离乡。
    但是,荣德生还是没能控制住孩子,二子荣尔仁、五子荣研仁还是离开上海去了香港,三子荣一心在去香港的途中,飞机失事遇难。只有四子荣毅仁留下来,这时候,荣家的企业已经是一堆烂摊子,他帮助父亲处理日常事务,支撑企业运转。荣毅仁在国家和家庭都处在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维持他这一脉的企业,表现出了他卓越的才能和坚强的意志,荣德生为此非常高兴,十分赞赏这个儿子。
    在时代变迁的过程中,荣德生选择了留在大陆与广大人民站在一起,人民对他也表示出极大的欢迎。他崇尚“实业救国”,一生都致力于民族工业,不断追求振兴中华,为中国的民族发展不遗余力。
    荣德生于1952年7月29日病逝于无锡,享年77岁。荣德生的一生,是闪烁光彩的一生。他的自我价值得到了充分实现,他为社会造福一方,为振兴实业竭尽全力,他的业绩和品格永远为后人所景仰。
    上海解放后,荣氏企业面临困难,不仅资金紧张,原料也供应不足,国家通过发放贷款、供应原料、收购产品、委托加工等方法,对荣氏企业予以大力扶持,实现了新的复苏。荣德生父子加深了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荣毅仁在1954年向上海市政府率先提出将他的产业实行公私合营,这一举动为上海对私营工商业的改造工作起了积极带头作用,“红色资本家”的称呼由此得来。
                    (内蒙古江苏商会秘书处编辑整理)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