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常委、十届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王鹤龄:商会的出路在哪? --- 内蒙古江苏商会

全国政协常委、十届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王鹤龄:商会的出路在哪?

全国政协常委、十届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王鹤龄:商会的出路在哪?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9-05 * 浏览 : 36
全国政协常委、十届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王鹤龄:商会的出路在哪?
 
    当前商会面临政府职能的转变和社会管理理念都将发生转变的大背景,未来政府的职能需要转移,社会组织将成为承接职能的主体。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这个“幽灵”彼时正端坐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市政广场的哥特式建筑中,而这一建筑正是当地商会所有;
    美国独立战争与黄山的祁门红茶有莫大的渊源。1773年,因北美被殖民者不满英国的统治,当地居民潜上商船,把船上的茶叶全部倒入大海,英国茶叶商会被砸船舶被毁,以此来对抗英国统治,最终引起著名的美国独立战争,而这些茶叶中就有不少是来自祁门的红茶……
    在6月27日举行的2014全国异地安徽商会会长联席会上,全国政协常委、十届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王鹤龄旁征博引、纵古论今、妙语连珠,在其近一个小时的主旨演讲中,通过世界商会传承的历史和商会组织建设的重要命题,从“用历史的视野审视商会的发展和进步、用当代的视野看商会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对商会的战略思考”三大方面详细阐述了“商会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当前商会面临政府职能的转变和社会管理理念都将发生转变的大背景,未来政府的职能需要转移,社会组织将成为承接职能的主体。”王鹤龄表示,社会的变化要求社会组织要有能力去承接、有方法去适应,可是当下部分商会不仅没有进步而且还存在退化的趋势,商会组织的生存状况可谓机遇与挑战、困难并存,“商会的第一面大旗就是团结和科学,所有的商会组织要保证有健康的构架、健康的管理,以团结共识为商会立根之本,找到商会未来发展的精确社会定位。”

    从封闭到开放
    王鹤龄表示,从历史维度来看,商会最早诞生于手工业兴起之时,通过对世界各地商会发展的历史介绍展示出商会从封闭走向开放的趋势,社会组织积极参与社会分工和竞争,在这一过程中,商会始终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商会的产生有其必然的社会条件,取决于市场发育程度提高、生产力发展水平、政治文明程度等等因素。”王鹤龄强调,商会在世界历史上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英国在印度设立东印度公司,负责海运商路、当地的管理、甚至拥有发动战争的权力,获得了很多政府特权;和康熙帝同一时代的俄国彼得大帝,17岁的时候就掌握政权,为了振兴俄罗斯经济,他提出成立皮毛商会,甚至化装成留学生去英国学习先进的社会管理经验,他甚至还去听了牛顿的授课;拿破仑为了抵抗来自英国的压力,力主发展工商业,在法国成立了174个商会,这些商会对推动法国经济和社会发展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一直以来,商会和政治经济都联系密切。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市政广场的中央是个教堂代表着神权,旁边是原来王国的一些设施代表着王权,旁边还有一些议会的建筑。围绕在广场周围的是众多哥特式建筑,这些都是各家商会修建而成,彰显商会力量和形象。当年就是在此,马克思写下了《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话,“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一直以来,毛泽东同志对商会的发展都非常重视。1948年手工业商会和工业商会合并,从1949年筹备至1953年正式成立的全国工商联,是党和政府联系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的桥梁和纽带,是政府管理和服务非公有制经济的助手…… 
     “从最早的封闭落后排他,到后来的公益性、契约性和服务社会服务政治,商会一直在变化;从最初的在神权王权政府压制下艰难生存,到后来商会的先进性和自我提高,并得到社会认可,商会的社会影响越来越高。”谈及世界商会的历史发展,王鹤龄表示世界上不少国家的政府部门都要将社会经济发展的完整数据报给商会,在有些国家和地区,商会的大楼甚至比议会大楼更具标志性,随着时间的推移,商会的价值愈加得到彰显。

    有担当共团结
    以史为鉴、以史为镜,现代商会的发展之路究竟在何方?会上,王鹤龄通过历史的视野纵论当代商会的发展机遇和挑战,引起与会代表的阵阵掌声。
    “完善现代市场体系,这是这一届政府经济体制改革提出的目标,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当市场和政府发生矛盾时,究竟听谁的?我想主要原则还是要按市场原则办事。” 
    王鹤龄表示,当今政府职能正在发生转变,简政放权已是发展的必然趋势,将来一些社会管理的公共职能要交给社会组织,但是包括商会在内的社会组织是否具备承接政府职能的条件?同时,社会管理的理念也在发生变化,此前社会组织其实并不被认可,社会也普遍不重视社会组织的活力和作用,事实上社会组织在现代社会中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社会组织在推动社会文明进步方面也有着极其重要的力量,随着观念的转变,这些都将发生历史性变化。
    对于商会来说,王鹤龄建议商会发展要有准确的社会定位,要承接政府赋予它的基本职能,要保证组织上有健康的构架、内部有健康的管理,“将来社会组织配合政府共同管理社会,把政府转移和精简的社会职能交给社会组织,让其承担一些公共服务职能,让它承担社会责任,这是发展的必然。很多国外的政府已经在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我们要学习这个理念,更多体现社会组织的功能。商会也要有契约精神和公信力,有服务社会、服务政府、服务公民的意识,把自己变成一个透明的组织。”
    “我们要在历史的经验中学到商会组织建设的经验。现在有些商会的发展遭遇到挑战和困难,甚至遭到解散。之前山东商会曾有一个调研,即‘三个三分之一’,有三分之一的商会发展很好,有三分之一的商会垮下去了,还有三分之一的商会缺少主心骨,活动多以吃吃饭开开会为主。我也听到一种说法,商会会长‘要出钱出力能受气’。目前商会如果不提高自己的素质,我们面临的困难会越来越多。”
    谈及商会建设的核心文化,王鹤龄表示,“科学”和“团结”是商会不可缺少的两面大旗。
    “商会要用新的理论、技术、管理模式武装自己,用科学建设商会;商会成功在团结,败在不团结,大家的责任义务要分清,优秀的企业家要合作共事,提倡共识。团结共识是商会立身之本,遇到问题时充分讨论形成共识,发挥群体的力量。”
来源:内蒙古安徽商会

友情链接

更多